清声

清声不远行人去

 

自说自话的戳心金句记录(2)

(大致)以我看/收藏的先后为序。


10.[双花]无所畏惧

唯独一次,唯独一次他诚心实意地许愿,是在深知自己无能为力、往事已矣的时候,他以五岁时吹熄蛋糕上的蜡烛盼望变形金刚模型那样的虔诚,期冀孙哲平的手可以好起来。那是他最伤心难过的一段时间,可能在他将来过完漫长的一生以后仍是他最伤心难过的时日,而他并不打算与谁分享。

类似含义的句子在不同篇目里看过若干次,但还是每次都毫无还手之力。

在经历了人生的低谷与黑暗以后,他的热血回来了,他的孙哲平也回来了。

从此,他无所畏惧,不可征服。


11.[双花/平乐]昨天的你和今天的我是爱人

“你真的不想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吗?”他问。

……

“你不会说的,”孙哲平拍了拍他的后脑勺,“你知道的,没有用的。”

是的,没有用的。

谁都不能改变。谁都不会改变。但他们都已经跨过来了。

最后一句大概算是倾野流双花的一大内核……《命运迷宫》和《反向人》通篇,字里行间都写着这一句。


12.[双花]意难平

他希望孙哲平见到的是他的成功,而不是一首凄婉的《还是觉得你最好》。

晚上的时候,他做了一个梦。

梦到了他走过很长的路,回到深海,取出凝结了过去的寒冰,放在太阳底下,冰块融化了,春日来临。

那属于花期的热烈,放肆,钟情,和孙哲平一起,回到他的身边。

不是原作向胜似原作向系列。最终还是手下留情了,仿佛幽暗深谷里乍现一线天光。


13.[双花]灼灼其华

现在的我,有最多的经验,和最快的手速。

张佳乐很兴奋。

任你们谁上来我都能赢!

我是最强的!

我一个人就行!

我一个人——

什么都能做到。除了████。

马赛克当然是我打的。这个套路,我认栽我认栽。


14.[双花]中二与中二的简单相加

世界是黑暗的,这个人身处绝境,自顾不暇,伤痕累累,可是他手心里始终燃烧着这团光亮,从未熄灭。从十八岁,到二十一岁,到未来无法预见的很多很多年,他没放下过这团光亮,也没松开过张佳乐。

得救了,真他妈走运。张佳乐想。无尽的荒漠中渺无人烟,却有人在他耳边低声念道:“Let there be light. ”

于是就有了光。

我的情感也要冲破理智阀门了。乐的生贺歌颂平有什么问题吗!任何时候都!没毛病!


15.[双花]去去不可追

“不是说了不必等你吗?这一走,也真够远的。”
“不必等我,就是说……”那人收了剑,回过头望着张佳乐,眼睛是熟悉的深暗,“我总会来找你。”

张佳乐抬起眼睛看着他,忽然道:“为什么来?”
“不过是我在追你,”孙哲平缓缓道,“而这一次终于能追上罢了。”说着,已是朝着张佳乐伸出手来。
张佳乐看着那只仍缠了重重布带的手,忽然一笑:“——太久了。我要走得更远叫你去来追。”虽这么说,手上却紧紧地握住了孙哲平的手。

不是原作向胜似原作向2nd。江上繁花血景也十分壮丽孤绝。


16.[双花]横吹曲

孙哲平看他一眼,也不说什么,一饮而尽。张佳乐又端过一碗,这次什么也不说了,俩人比赛一样喝下去,然后是第三碗。

这气势太壮烈,以至于边上的人都觉出些不对来。孙哲平喝得眼睛都红了,端着空碗,从马上往下看他,好像许多年生死契阔,话短情长,说得说不得的,全都在这一眼里面。

张佳乐也看着他,忽然就知道了原来如此,一直如此。

3rd。都说我家AU十有七八走原作向路子,三岁看大七岁看老,但正因如此才更加钦敬作者能在相似框架下的细微毫末处妙笔生花,甚至于力劲透骨,能反渗进原作向来。


17.[双花]涣觉

孙哲平轻声说:帮我用手吧。

……张佳乐蹭着脸笑了笑说:……今晚上已经是偷来的,不搞我要想不通了。

分手炮系列(。抵死缠绵,重点在抵死,满浸着窒息感的末路贪欢。

孙哲平来到他正下方张开手臂抬起头道:你跳下来吧。

张佳乐想了想从阳台缩进去。

孙哲平叫他:你本来也是要下来的,为什么要软弱呢。

……张佳乐想,我是怕你手上有伤。

他当然明白这不是最后,但他此刻也看不到未来。

上帝视角看来确实不是最后,但当时他们所见恐怕比描写的更灰暗也说不定——S5后不能细想。


18.[双花]Colorless Blue

孙哲平忽然觉得这样的日子或许特别适合离开,试想他伤退是在3月,在某个春风吹开满城花的日子,大街小巷开始姹紫嫣红的时候离开春城,这他大概是受不了的。

真·暮冬白夜。被这个凄风苦雨的背景奇妙地戳中了。

一直以来都是站在张佳乐的身边看他倒腾,看着他费力地捞起深水之下星星闪闪的石子,转过身对他说,老孙你看。他说你看,就是真的想你赞美他手里的亮石粒,而不是要你注意到他湿透的衣衫和像海带一样贴在额头的前发,如果张佳乐自愿相信经受的所有都是好的,那么自己就想一直在他边上,和他一起护着那些亮晶晶的石子,保护张佳乐相信是好的的东西。

孙哲平一定没有想象过,能看到张佳乐在探身进入到水里的模样。这只在孙哲平深处这片水下的时候才有这样的机会,从水底看到的水面是无色透明的,硬要说蓝的部分,只如玻璃切口那样在水波荡漾的时候才会激起深深浅浅的一层。然后他看到了张佳乐,平静的脸,微拧的眉毛,翻动的衣角和发尾,一如他不愿意放弃任何亮石子时的表情一样,向他伸手。

隐喻又痛又美——祈求天地放过一双(ry,为什么就不能让这两个人捧着漂亮的石子牵手站在岸上呢。

  5 7
 
评论(7)
热度(5)

© 清声 | Powered by LOFTER